菜单

金伯利再次成为加拿大国家滑雪队训练基地

发布时间: 2021-02-22 浏览次数: 10

作为加拿大冰雪国家队训练基地之一,金伯利位于加拿大BC省东南部,她曾以世界最大的铅锌矿业而著名,加拿大最大的资源类公司Teck发源于此,2001年关停铅锌矿后,以冬季滑雪胜地及加拿大最负盛名的落基山高尔夫闻名北美,她还是加拿大历史最悠久的国际教育历史城镇,自80年代起开始迎来第一批欧洲学生。从金伯利的冰雪训练基地走出了无数名冰雪运动国家级选手,如BC省自由式滑雪协会主席Adrian Taggart、北美冰球职业联盟NHLCorey Spring。这里是北美青少年冰雪训练基地,常春藤等北美知名大学以奖学金吸引这里培养出的学业优异暨冰雪运动天赋突出的高中毕业生,如耶鲁大学的Jenna Spring、普林斯顿大学的Kevin Ross、职业高尔夫球协会(PGA)入围选手Jared du Toit。


2022年秋季历史名城即将迎来北美全新型国际学校Purcell Collegiate,面向加拿大美国学生,欧洲学生,以及中国、日本韩国等亚洲学生开放。

 

在这里,与准藤校学子结“同窗友谊”,成就更优秀的自己!相约梦校!


加拿大Para-Alpine国家滑雪队*,2021年1月28日抵达加拿大BC省金伯利高山度假村(Kimberley Alpine Resort,以下简称KAR)进行训练,加拿大媒体《Kimberley Bulletin》与他们的体育总监马修·哈拉特(Matthew Hallat)进行了交谈,以下了解该团队如何在疫情期间的行程和训练。


*加拿大Para-Alpine Ski Team(CPAST):

 加拿大Para-Alpine Ski Team(CPAST)是Alpine Canada三支雪上运动队之一。

 Alpine Canada是加拿大高山、残疾人滑雪和滑雪越野赛的国家管理机构。在企业合作伙伴以及加拿大政府、独占鳌头(Own the Podium)和加拿大奥林匹克委员会的支持下,Alpine Canada获得了奥运会、残奥会、世界锦标赛和世界杯奖牌得主。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Alpine Canada的运动员赢得了无数世界冠军奖牌,奥林匹克奖牌,残奥会奖牌,X Games奖牌和世界杯领奖台。


“很高兴加拿大高山滑雪团队回到了金伯利! KAR的区域经理泰德·方斯顿(Ted Funston)说。“在精英运动员的赛事和比赛受到严格限制的这一年(根据BC省和联邦卫生令,他们可以旅行),有一个场地来训练和保持技能非常重要,我们很高兴他们选择了金伯利。”


这支参加世界杯的球队2月7日从家里来到了金伯利。每个人在出发前都接受了检测,那些需要乘飞机旅行的人在卡尔加里机场再次接受了检测。他们将在金伯利待到2月22日。


Hallat说:“在加拿大和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像Alpine Canada这样的国家体育组织被允许旅行和训练,他们有自己的规定。”



“我认为这就像办公空间。各地的办公室之所以能够开放,是因为它们有新的、强有力的规定:保持社交距离、洗手,你不能像过去那样会议室里挤满人,你必须遵循这些规定。”


“我们已经审查了他们的Covid-19协议和计划,他们将必须遵守我们其他人必须遵守的所有规则,我们有信心,他们非常认真地致力于确保我们所有人的安全,”Funston说。“我们要感谢Lloyd和Donna,以及Dreadnaught Racing的其他工作人员,感谢他们为这次行程做了准备。”



除了他们要遵守的联邦和省级规定外,他们还必须尊重每个城市的特定指导方针,在这种情况下也要尊重金伯利高山度假村的规定,例如,在电梯、室内空间和山脚下戴口罩并保持社交距离。


Hallat说:“谢天谢地,我们是一项户外运动,这使得这比室内运动容易得多,原因显而易见。”“沿着这条线,我们属于各个司法管辖区,我们作为一个团队运作, 尽可能在室外活动, 尽量不会一起待在房间里。当我们在自己的房间外时,我们总是戴着口罩,在山上滑雪时,与其他人保持两米的距离。”




球队、向导和工作人员将留在他们的社交圈里。Hallat说,他们有计划的去购物,大部分时间在自己的房间做饭。如果他们叫外卖或到我们当地的餐馆就餐,他们将遵守餐馆制定的规定。


和世界其他地方一样,这支滑雪队过去的一年并不是他们所想象的那样。通常情况下,他们的目标是在他们运动的最高水平上取得成功,为加拿大带回奖牌。


今年的主要赛事应该是定于2月在挪威举行的世界锦标赛。该比赛原定于今年3月在北京举行。该团队在12月初发现,这两项赛事都被取消了。


之后,Hallat说,增加了一些赛事,他们计划于2月份前往奥地利,但政府关于酒店检疫的新规定已经出台,在很多方面都令人望而却步,其中最不重要的一点是财政上的。


队伍决定留在加拿大,这一年他们主要以训练为主。



Hallat说:“今年,我的看法是:第一我们能否保持健康,我的意思是就新冠病毒健康而言。”“我们都是滑雪运动员,所以我指的是身体健康和心理健康,因为这对现在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挑战,我们如何平衡这些方面。


“第二,我们能否继续在滑雪山上训练,因为并不是所有地方都能做到这一点,所以对我们来说,保持与风雪的接触并坚持下去很重要。


三是如何保持动力?队员习惯了在冬天的大部分时间里每天都在比赛,现在情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例如,Halla说,他们将能够在KAR上架起滚轮并能够在上面进行多次训练,这不仅改变了运动员的环境和设置,而且还使运动员保持新鲜和有趣,从而改变了运动员的比赛方式。



离开金伯利之后,他们可能会去惠斯勒进行一些旱地训练,然后在4月的阳光公园进行春季训练。


尽管无法参加比赛让他很失望,但Hallat说,他和他的团队仍然非常感恩自己仍然能够做他们喜欢做的事情。


他说:“我们非常感激,事实上,我想说的是,我们团队的文化确实处在一个非常不可思议的地方。”“这表明,它们具有难以置信的适应力,这在如今很难得。”


“我们也必须审视自己,问问自己,我们应该代表什么。我认为作为一支国家队,我们应该代表作为加拿大人的积极一面,代表作为加拿大人的价值观。”我们注定要代表最高水平,希望取得成功,我们只是尽我们最大的努力继续这样做。确保我们要进入的社区的安全,并提供一些积极的东西,希望在形势有点艰难的时候,给每个人一点鼓舞。”




新闻出处:

https://www.kimberleybulletin.com/sports/canadian-para-alpine-team-comes-to-train-at-kimberley-alpine-resort/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